给学校来一场“放管服”改革  

时间:2019-02-27 06:15:01166网络整理admin

重庆南川:乡村学校课外活动丰富多彩 王全超 摄 原标题:少一些权力干涉,少一些检查评估,少一些指挥教育 给学校来一场“放管服”改革 “放管服”改革是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内容,必须持续加以推进,教育领域也不例外今年教师节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提出,要深化教育领域“放管服”改革,充分释放教育事业发展生机活力那么,还有哪些难关和堵点亟待攻克? 放出活力与动力:少一些权力干涉,让教育家办教育 教育领域的简政放权首先要尊重教育发展规律“希望能够真正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采访中,许多基层教育工作者发出这样的呼声 “最需要简政放权的就是学校的人事自主权”重庆武陵山区城区一小学校长认为,“好的学校需要好的师资,但现在中小学校对教师的选拔招录完全没有自主权我所在的区地处武陵山区,对优秀师资的吸引力本来就偏弱,结果还有政策要求通过公招考进来的大学生一律先去乡村学校工作5年才能回城区学校任教这样会造成大量年轻老师熬不住、流失率居高不下” 西部一所高校的党委书记同样对此问题很苦恼:“目前最卡脖子的还是人事这一块,希望能放开去年我们学校要招一个网球教师,按照上级部门的政策要求,必须要硕士以上学历来报名的硕士生大多只会写论文,球却打得不好我们从外面的体工队找到一位网球技术很棒的老师,但因为学历是本科被卡住了” 多位受访的学校校长认为,师资引进直接关乎学校的人才队伍建设和办学质量,希望适当赋予中小学校用人自主权比如在公招教师时增加面试环节,允许各个学校校长参加选才,让学校补充更适合、更需要的师资,促进学校办学质量的良性提升 除了用人自主权,许多人反映相关部门对学校事务干涉过多,甚至干预具体教学事务有地方教育部门为追求政绩,盲目推行一些所谓的课堂教学新模式,不论学科、不论学校、不管学生实际情况,强行统一推进:一会儿一个杜郎口模式,所有课程的课堂都成了“赶大集”;一会儿又一个高效课堂,都要搞“小组讨论”“合作学习”,为改而改,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高永安提出:“政府及相关部门需要放的是对学校的业务管理、人事管理、发展定位管理等,真正让教育家办教育” 管出公平和秩序:少一些检查评估,让学校安静办学 “最近几年,事实上政府不仅没有放权,反而增加了管理、检查和评比最典型的就是政府各级各部门发给学校的文件越来越多,许多中小学一年要收到1000-1700多份文件”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半月谈记者 一位小学校长说:“最近我们区里在搞‘四创一巩固’(创全国文明城区、健康城区、双拥模范城区、民族团结示范区和巩固全国卫生城市),各项任务都压到学校头上,做方案、赶材料的任务太重了,老师们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搞教育” “现在很多检查的活儿,确实很麻烦,不同的部门来调研一个事情,内容都差不多”辽宁沈阳一位小学校长无奈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些来自上级的东西很多,老师觉得很累,对一些走形式的东西有抵触情绪,但是我们不得不做,即便是不合理,也得做”这位校长同时提出:“不能什么都进学校,都进课堂,课时都分不过来,学校的门槛都快被踩烂了” 当前以行政取代专业、各样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大行其道,让学校管理者和一线教师叫苦不迭:整天应付不完的上级检查,写不完的总结、填不完的表格,教师变成了“表哥”“表姐”为了完成检查任务,教师要安排学生完成某些工作,带来一定负面影响 “现在一些部门追求所谓创新,其实不管是内容创新还是形式上的创新,都是为了看起来好看,把时间花在不该花的地方”许多教师对此多有抱怨他们建议,要让教育工作者安心从事教育领域的工作,而不是被应付检查或其他行政部门安排的事务(比如扶贫、检查),占用大量原本应该从事教育教学工作的时间 重庆市人民小学校长杨浪浪对半月谈记者说,由教育行政部门统整管理事项,统一发号施令,学校只接受来自教育行政部门的指令“这样可以避免婆婆太多,每个部门提一点要求,布置一点任务,但汇集在一起就是难以招架应付的巨大压力” 服出便利和品质:少一些指挥教育,让学校自主办学 如何更好地服务教育?应淡化管理色彩,强化服务意识,为学校、师生提供优质高效便捷的公共服务 “服务是基于行政管理体系的假定,假定两个主体之间是平等的但是现在学校和政府之间不是平等的,政府要学校怎么样,学校就要怎么样,没有真正的服务,依然只是以管为主”储朝晖认为,“最关键的是让教育评价相对独立出来,让政府和学校之间建立依法办学的关系,而不是行政管理的关系,让学校成为相对独立的法人” 广东省深圳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潘希武提出,有时我们对“服务”的理解不准确,许多地方教育行政部门把它理解成为学生和教师的日常办事提供服务,而没有把服务定位于:为学校专业办学提供良好环境,为教师专业发展和学生全面发展提供优质课程、良好平台等 据了解,深圳市充分利用特区立法权,在加强教育投入和规划用地保障、鼓励社会力量办学、推动学前教育公益普惠发展、保障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教育、规范学校管理和保障学校办学自主权等方面,率先进行地方教育立法这种立法政策保障其实正是一种有效的服务 一些地方的教育行政部门布置工作缺乏计划和前瞻性,“说到口就要拿到手”一些受访的校长建议,教育行政部门加强服务意识,深入学校调研,在工作中克服“唯我任务独尊”的思想,更好地服务学校,推动教育高质量发展 许多基层教育工作者呼吁:“希望基层的教师能够真正有教学的自主权,基层的学校真正有办学的自主权,地方各级政府和部门能够真正为教育服务,